<del id="fffj1"></del>
<ins id="fffj1"></ins><ins id="fffj1"><noframes id="fffj1"><ins id="fffj1"></ins>
<ins id="fffj1"><noframes id="fffj1">
<del id="fffj1"><noframes id="fffj1"><del id="fffj1"></del>
<cite id="fffj1"><noframes id="fffj1">

超越既得利益藩籬,是自貿區的“大考” 2019-07-04 00:00 來源: 上海普陀

國務院總理李克強7月3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聽取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創新自主權落實情況匯報,支持自貿試驗區在改革開放方面更多先行先試。會議指出,下一步,要立足改革開放大局和高質量發展要求,對標高標準國際經貿規則,緊扣制度創新,支持自貿試驗區在進一步自主開放、不斷開放、加大開放上邁出新步伐,探索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做法。

自2013年9月上海自貿試驗區掛牌以來,“自貿試驗區”已成為觀察中國進一步開放的重要標的物。一個細節是,6年前上海自貿試驗區開出的第一張外商投資負面清單,有190項。而據6月30日發布的《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(負面清單)(2019年版)》,這一數字已被刷新為37項。越來越短的負面清單,展示的正是中國堅定不移擴大對外開放的決心。

目前,中國已擁有“1 3 7 1”的自貿試驗區格局,由南至北、由東至西的這12家自貿試驗區承載著中國堅持全方位開放,主動作為釋放經濟全球化正面效應的重大使命。新的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和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已蓄勢待發。

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探索進程也驟然加速。7月3日,公安部正式對外公布,出臺12條政策措施,支持和促進海南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和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。此前一天,來自商務部的信息稱,海南自由貿易港將會成為既展現中國特色、又符合海南發展定位、開放層次更高、營商環境更優、輻射作用更強的改革開放新高地。政策制度體系框架的研究正在推進中,值得期待。

不管是既有的自貿試驗區實踐,還是正在推進中的自貿港探索,指向的都是開放——進一步自主開放、不斷開放、加大開放。對正在沖刺自貿試驗區批復的地區,必須提醒,得到“自貿試驗區”的名頭并不是終點,而恰恰是開放的起點。“等、靠、要”不是自貿試驗區的品性,優惠政策趨動,更不是自貿試驗區的初衷。未來的中國,無論是在區域競爭上,還是市場競爭上,都會走向讓各類市場主體同臺競技、公平競爭、共同發展的道路。

自貿試驗區因改革開放而生,因改革開放而興。以制度創新為核心,大膽試、大膽闖、自主改,一直是自貿試驗區的主要內容。

此次國務院常務會高度評價各自貿試驗區積極發揮的“排頭兵”作用,并指出,下一步,要立足改革開放大局和高質量發展要求,對標高標準國際經貿規則,緊扣制度創新,支持自貿試驗區在進一步自主開放、不斷開放、加大開放上邁出新步伐,探索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做法。這其中透露的信號非常明確,不管外界單邊主義、貿易保護主義、逆全球化思潮是如何鼓噪,如何暗潮洶涌,自貿試驗區仍將堅定融入具有包容性的全球化和開放型的世界經濟。

也唯有不斷深化對外開放,不斷學習借鑒國際自由貿易港的先進經營管理方式、通行慣例,才能把自貿試驗區打造成為開放層次更高、營商環境更優、輻射作用更強的開放新高地,才能真正擔負起“排頭兵”的重任。

當然,更高的開放層次和良好的營商環境都不會從天而降。還舉前面那個“負面清單”的例子,2019年版自貿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已實施,這張清單可能與地方法規還存在一些沖突。它的落地要求一個科學、快速和有效的法規調整機制和制度協同機制。在高度科層制的管理體系中,這些細節處理不好很可能就會成為掣肘發展的瓶頸。對一些重大改革事項,地方和部門如何超越既得利益的藩籬,并保持方向的一致,也是對自貿試驗區的一大考驗。

對正在擴容中的自貿試驗區而言,面對新時代、新使命,勇當改革開放“排頭兵”的初心依舊。“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”,加入自貿試驗區,就得先有這樣的身份自認。(王琳)



大片 大人看的片在线看_大片a免费观看在线视频